Scroll to Top

葡萄酒講談社

#

找對的地方.作對的事 1/ HP (Marcelo Papa - Concha y Toro 爵士系列 1之3)

關於葡萄酒,從來不缺對於名酒名人的介紹,Concha y Toro 的 Marques de Casa Concha(爵士系列)出自名廠,但卻算不上什麼名酒。不過它40年踏實的腳步,卻讓我看到了智利酒的變遷。
這是一篇長文,寫給一個始終在身邊的老品牌,不嫌字多,希望各位也願意讀完。

最北的夏多內-Limari, Part 1

Concha y Toro的釀酒師Marcelo Papa訪問台灣,我離開辦公室到現場時,酒友多已鳥獸散,男神林桑留了País與Cinsault混調的新酒款給我,這是重點,行家知道!
業內酒友漸漸散去,卻是有個空檔與Marcelo Papa閒聊。他客氣地打招呼說,Marques de Casa Concha 是 Concha y Toro 極為重要的一個系列,自1976年發表第一個年份後,今年剛好滿40年。我點頭,卻不知如何繼續。
VIP晚宴前的Papa似乎有些時間,我們找了張桌子坐了下來,他繼續說著爵士系列的特點,它各個酒款並不是在同一個地方生產,葡萄園也不在同一個地方。
我不太清楚Papa到底要說什麼,想講多久。感覺上這大概是他無數場品酒會的重覆倒帶,不過他接著說,從最北的夏多內到最南的梅洛,這個系列堅信智利有著展現各品種特質的不同風土。
 
-我開始有點興趣了,最北的夏多內?
爵士系列是在Maipo起家,當初就是一款紅酒而已,但這紅酒並沒有標出品種,那時當然是卡本內蘇維濃,後來不免俗地加了品種名。2至3年後,進入80年代,整個系列也開始製作白酒,當時用的是白蘇維濃(Sauvignon Blanc)與榭密雍(Semillon),非常傳統的作法。
-波爾多混調?我隨口應了一句。
不完全是,他很認真地回答,用的是很傳統的作法:過橡木桶、而且有點氧化,紅酒用的則是美國大木桶。到了80年代晚期,釀酒技術革新,不鏽鋼槽也開始普及(對哦,以前哪來什麼不鏽鋼大槽,白酒當然是用木桶)。種植方面也有許多改良,爵士系列開始走國際風,從卡本內到夏多內,甚至在4年前還加入黑皮諾。
試喝的酒款陸續上桌,Marcelo Papa接著說,從夏多內開始吧,我們的夏多內是來自Limari,你知道那是在哪嗎?
-Limari?這麼一間大酒廠跑到Limari搞夏多內?我知道這大概已有一段時間了,現在有機會瞭解原因。
我大概講了一下我所認識的Limari,一個近海非常偏北的產區,以前大部分是弄白蘇維濃或一些紅酒,甚至加烈酒,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。
他很高興,至少我知道Limari在哪,其實我也忘了我為什麼知道。
「爵士系列」的夏多內來自Limari河,我們北岸種夏多內、南岸種黑皮諾。
-為什麼?
此時,陪同的行銷,看我們兩個人好像真的有在聊些什麼,放了心、起身離去(也許她聽太多遍了,真的不太想再聽),方才參加品酒會的人也已全部散去。只有兩個人與幾杯酒,安靜多了。Marcelo Papa這位Concha y Toro的主力釀酒師,覺得好像可以開始說些什麼….
因為(Limari河)北岸是沖積土,同時有著含石灰岩的黏土,主要是北岸黏土較少,大約28%至30%,我希望夏多內有著輕盈以及礦物感。舉例來說,就像Batard-Montrachet,不過要靠Puligny那邊一點的,Chevalier會更好。
-細瘦一點的意思?
對,你知道我在說什麼。
南岸的黏土就比較多,約有35至40%,如果在南岸種夏多內,礦物感也是會有,但整款酒會有點肥大。
-所以你喜歡在南岸弄黑皮諾,因為需要一點酒體?
正是!
此外,北岸的黏土含砂較多,葡萄藤的根較易往下發展,也就容易找到石灰岩,那就會有比較好的酸度表現,像Chablis。
-嗯!事情開始變得有趣了….

最北的夏多內-Limari, Part 2

但是在南岸,我希望黑皮諾要有點酒體。Pommard是比較肥厚一點,沒礦物感;Morey St. Denis就比較均衡;我喜歡Gevrey-Chambertin,他依舊舉布根地的例子來向我解釋。
-可是印象中,夏多內以前在Limari不是主流啊?
Papa很得意地說,他是率先在Limari釀夏多內的!1996年、智利第一!自己還留有一瓶酒作紀念。
-思考智利的白酒產區,首先想到的當然是Casablanca,我好奇地追問為什麼要捨棄Casablanca,甚至San Antonio,那些產區距首都聖地牙哥又近,又在海邊。大家都希望尋找受海洋影響的涼爽氣候,為何要跑到那麼北的Limari?希望他聽得懂我的問題。
90年代末,2000年初。大家在Limari種白蘇維濃,夏多內一點點,紅的有梅洛與卡本內,就是弄一些智利本來就有的品種。不過那是一場災難,Limari天氣太涼,當地的黏土,又讓白蘇維濃過於緊實。
我是1998年才進Concha y Toro,花了5年說服公司,忘了Casablanca、忘了San Antonio,要作夏多內就是要去Limari!終於,Concha y Toro在2005年揮軍Limari,大約是我在那裡釀夏多內之後的10年。
Casablanca是一個適於種白蘇維濃的地方,陽光充足,可以表現出那種鵝莓味,酒比較有著熱帶水果香氣,果香豐盈,但沒有礦物感。Casablanca當然也可以作夏多內與黑皮諾,但我覺得在Limari,夏多內可以有深度,而且相較Casablanca,Limari多了一些雲,陽光少一些,酒不會太奔放,布根地也是這樣,陰陰的。
還有礦物感的問題,Casablanca沒有那種礦物感,特別是Casablanca臨河平坦處,有著來自山脈沖下的堆積土,其中偏紅的黏土含的是花崗岩,但Limari的黏土含的是石灰岩,釀出的酒更明亮、更有酸度。
這就像薄酒來的土層有著花岡岩,布根地(夜丘或伯恩丘),卻是石灰岩,弄夏多內剛好。我的夏多內用的是布根地傳統技法,100%小桶發酵,約1/3新桶,12個月。
-有沒有作乳酸發酵?
沒有!這是不同的地方。因為布根地較冷涼,酒的酸度比較高,所以可作乳酸發酵。但是我們要作乳酸發酵,就得更早採收,我們在2月初就已收成了,再早的話,會有熟度的問題。
-試喝的夏多內,有礦物感與一點點海水的味道,蠻搭餐的,相當優雅。主流品牌卻有著另類風格,大出意外。
至於黑皮諾是2105年份,年輕、紅櫻桃帶著點大地氣息、新鮮,早採收,細瘦,有一點微微的綠色草本感。
就年份而言,Papa補充:2012過暖,雖然早採收,但陽光過多,也許剛開始是消費者喜歡的類型吧?
-我點頭 兩人苦笑!
2013酸度漂亮,可是少了一點集中度與深度。
-他真的很認真地檢討他的酒。
2014與2015都不錯。
-需要加酸嗎?
如果是在8年前,因為採收較晚,所以要加酸。
-當時的市場口感偏好吧,我心想….
現在採收已早至2月初,不用加酸了。(系列 1-3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